師奶一名-身處加國﹐身負重任﹐身兼數職

Archive for the ‘Uncategorized’ Category

不定期更新

最近想了很多事情,大大小小立立雜雜的。想要在生活上求一點轉變一點突破。

從前小朋友還小當全職媽媽是我認為對他最好的事;然後我又捨不得放下他去做其他事;八歲的他雖小卻已開始要求獨立。

我把封塵了的夢想一一列出,原來真正想做的都已實現了…..一整個夏,懶洋洋的陪孩子遊山玩水,一邊在想往後的計劃,與家人無關只為自己而做的那些事。

最後,我決定了回大學讀書做我喜歡的事。就這樣我成為了最老的一個醫科生。

透過這平台認識了很多新朋友是莫大的福氣,朋友我們要暫別一陣子好讓我能看完那些厚重的參考書。

 

絕世好爸

從小時開始每天我爸回家便會大大聲嚷「小小、小小」…一直到我牛高馬大身形如女泰山他仍舊如此。

有一天他說,你出生時只有六磅重,極小的你極皺的眉頭帶給我如斯的快樂,躺在我懷裏小小的瑰寶大大地照耀了我的世界。

每天小小的細細的改變、成熟、長大,我只願你不要長大得太快。

那澎湃無條件的父愛,是牽引我每天打一通電話的原動力(當然尤其喜歡想像他在辦公室接電話當著幾十名伙記面大聲喊「小小」的那一個出糗場面)。

春暖洋溢

遍地積雪終於開始融化,晚飯後小鬼與爺爺在門外打street hockey,大好的太陽底下其實已經七點鐘。

心裏的懶蟲與冬天的blue亦一去無跡;家家戶戶的太太在springbreak期間最是忙,春天的大掃除及放假的小朋友。

爺孫倆玩得興高采烈,我呷著一口香濃奶茶,又自覺好幸福。

認真。生活

做家庭主婦的日子固定重複,十年如一日也在做相同的事看起來枯燥無比,時至今天我爸也不明白愛玩愛出風頭的我何以如此「敬業」,一做便是十年。他的話中仍含有一丁點的埋怨,我知。

又,有友人升至VP打來吐近十年做牛做馬才能上位的苦水,早前做體檢三十四歲人身體基能與健康衰退得與年齡不成正比。她說話時感慨惆悵比自豪多太多。

電話放下的那一刻腦海中浮現出句‐ 子非魚,焉知魚之樂。那大概是給老爸最好的答案。

毅然轉行也有過掙扎與懼怕,如何尋找自身價值呢那一些陳腔。然後我想到金庸,像紀曉芙那樣的女子,膽大才能做到不悔。

於是踏實過生活,連最最細微細小的事也不打馬虎眼,認真處理每一天在反覆中尋找意義。想通了之後便豁然開朗,我的自身價值不建在家人子女的成就上,而是端乎我在做怎樣的事過怎樣的活。

透過義工事務見識到很多,每每有意想不到的收穫。今天上班時桌上有張卡及一份小禮物,卡片上寫著:「你對生命的熱情感動了我,現在我在走一條崎嶇不平的路卻竟是異常快樂」。噢,那是未婚媽媽咨詢會。

極北之旅

極小的時候我曾經問爸爸天涯海角在哪?

揉著我的圓頭他說那是你將與心愛的人想去的每一個地方。

婚後體內的浪漫細胞劇減,為人母後個人空間極小,總想出遠門大抵是遙遙無期之事。

十二月時把心一橫訂機票卸下兒女債為老爺於北極光之下度生日,去我們省極北之地Churchill。

此照片來自wikipedia

早上拖下手去逛超市,一看之下才發現鮮奶貴得嚇人四公升要成十蚊;老爺話此省所有食物由火車及飛機運到,冰天雪地生活指數卻如此高。

難得去到當然要看北極熊,雖說它們是「野生、自由」看見它們步近旅遊巴士毫不怕生時還是對被人類剝奪土地的它們感到有點內疚,熊呀熊你應親近大自然而不是跑來讓人照相呀。

此旅程的主旨乃北極光(Aurora Borealis),零下三十度一身是膽為的就是它。抬頭看著滿天星光幻光陶醉在大自然的奧妙裡。

 

有限時間

算一算手指,原來已做了師奶八年,每天時間都不夠用似的。

義工事務由從前一星期一日到現在的兩日半;

興趣從只愛入廚到現今的各類手作,最近仲去埋hot yoga兼重新開始打泰拳;

小朋友*去劍擊、學琴、爬石、冬天打冰上曲棍球、春秋去踢波,任勞任怨地做柴可夫;

(講明先呀,唔係我沒人性迫小鬼學N樣野,係小人請求要去架!)

又,在老友B太E太大打人情牌下教五個小朋友鋼琴下年仲要加多N太個女學大提琴。

興趣只在小鬼返學或晚上做,免得妹仔大過主人婆霸佔住親子時間;有時晚上去救世軍廚房工作一大一小又成個怨婦樣唯有改做日班;一三五晚飯後去打拳乃風雪不改之事,無他的,每一個出拳踢腿排身體的毒素出偶有的一口悶氣,有益身心呀。

少了時間上網卻夠看一眾師奶的泊;遠方的朋友可能少聯絡卻是一直在心頭。

想做的事還有有許多許多,莫奈何時間從來有限。

 

 

恭賀新禧

農歷新年乃中國人的大節日,有唐有番的一家三口最愛中西交流少不免都過下節。

年廿八,大老爺經連日悉心照顧已回復龍精虎猛狀態被迫同小鬼一齊執房去舊迎新。從書房、工具房、車房找到N年前的圖則斷了的筆,一堆一堆的垃圾比小鬼還高。經常扭買玩具的小人,從睡房遊戲房找出一大袋爛/壞/不再玩的東西,那袋垃圾比小狗還重。

最後當然是媽媽清衣櫃的好戲,看著地上過時的衣物老爺起勢擰頭嘆氣,地上執到寶的小鬼披著桃紅色的頸巾搭著四吋高跟鞋於走廊跌跌撞撞,可憐我那曾經風光的香奈兒白色套裝,左一塊漬右一個印連洗衣店老闆也束手無策。那一堆舊衣,好像在哀度當年的青春、敗家及獨特品味!(嘩,紫紅色的緊身褲,極夢幻的蕾絲衫,肯定曾經好型囉,哈哈哈。)

年廿九,湊住隻生番去買新衫,媽媽給他揀了件暗紅的衛衣,唉聲歎氣後口黑面黑話紅色係女仔的顏色,最後一人讓一步買了橙色。原來打算一人一點紅的計畫泡湯,一肚氣兼大減價的影響底下我買了件大紅的大褸,喜氣洋洋呀。

做了兩底蘿蔔糕,三盤椰汁紅豆糕,明天帶去拜年;懷孕的台灣太太現今食量驚人兼挑剔不喜歡外面的年糕當然要由老友我出馬啦。

年三十,去唐人街買初一宴客的材料,一推車的菜魚肉還在收銀處順手買了盤蝴蝶蘭。飯後同小鬼練習講新年快樂恭喜發財身體健康,唔咸唔淡的中文惹得一眾長輩發笑,小鬼把口甜到呢令一向節儉的太婆大手筆地包辦回港後的玩樂。

表嫂月尾生個兔寶寶,姨丈年底退休,舅母轉公司,姨婆去拜大佛,阿媽今晚大戰雀林七十二圈;一切我都知好像從沒離開過一樣的親和近,真好。

願大家新年一家和樂,身體健康。兔年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