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奶一名-身處加國﹐身負重任﹐身兼數職

紀念品

旅行回來第一晚老爺立刻獻出勁揪手信:

一、流行性感冒,回家即發只病剩半條人命;

二、滿行李箱乾淨或污糟衫擁作一團進行交叉感染;

三、專程買給小鬼的北極熊書及玩具唔見左,被某人遺留於酒店;

洗第四機衫時開始好幸災樂禍,且看此病得如斯合時的人好返後如何面對由朝哦到晚要手信的小朋友。

 

廣告

零下四十五度的早上

連日的風雪過後,一眾師奶以為可以鬆一口氣,誰知……

N媽七點三急call太凍*沒校車她連車也找不到,要送大女兒去比賽問可否幫手送四個細女返學。

心口掛個勇字(加上全身包到實一實)開著老爺的大車,雪路上簡直通行無阻,開到N媽門口便是如斯景象。

同埸加映:在加國氣溫太低或路面太多雪校車是不會行駛的。今天氣溫連風速,-45°C。

無無聊聊(十)

吃晚飯時

小朋友大談學校趣事之際老爺突然望住我問:「老婆,其實你係咪有腎病架?」

顧不得滿口意粉照樣張大口:「吓?」

「咦,如果你唔係有病我地唔駛餐餐都咁清淡。可以加多D鹽囉。」

「啊,又一次令我質疑何解我竟想你健健康康長命百歲呢?!」

小朋友隔岸觀火笑到卡卡聲,此人長大後若成為大狀都一定係我地兩老的功勞。

吃生果時小朋友下了個結論,說怎樣也想不明何解有些人情願坐在電視機前吃飯而錯失比八點檔更有趣的生活劇呢。

全城告急

一家人歡度聖誕過後我如常去救世軍廚房做義工,洗薯仔做大鍋熱湯。回家當晚開始勁咳,心口痛,半夜咳出血絲嗱嗱聲叫醒老爺;待我如珠如寶的他急到臉紅大冷天竟然一頭汗。

把小鬼抱到老爺奶奶那邊便趕去醫院,照完x光聽完肺醫生淡淡的說哦你染肺炎,要留院喎。

如此這般,每天一味吃朱古力,抱怨醫院D野難食老爺小鬼一天帶外賣來朝聖兩次,奶奶被逼照顧兩個大男孩洗衫煮飯,女友們輪流托兒,小鬼每天淒淒慘慘戚戚問一次你唔會死架嗎?出得院未呀?

留院十日,昨天返歸又開始做奴婢生涯,這麼一病一大一小突然明白我有幾重要。都係中國人有智慧,小病是福。

 

 

白色聖誕

小鬼給大家畫了幅新畫,祝願大家聖誕快樂。

親愛的鄰居

自從那四日三夜的旅程,與女友們的關係更勝從前。原有的些許客氣,什麼我家很亂、不好意思打擾等等變成了如家人般自自然然的登堂入室。

昨天晚上劉太打來說好悶,老公出差小孩早早睡了有什麼好搞作。早已化身為師奶的我在煲劇,第一集經已看到欲罷不能,不如一齊煲啦雙眼沒離開過電視的我如是說。

穿著新縫的波點睡褲,頭也懶得去梳套上件厚重大衣便拿著套韓劇跑去斜對面的屋。臨出門前叫老爺別等,可能會係馬拉松式大作戰。一口氣看了七集飲了一枝紅酒配個合味道杯麵,凌晨時分劉太送我出門猶自說著等埋我先好別偷看喔!台灣人獨有的那個「喔」大概是我目前發音最正宗的一個國語字。

晚睡又要早起的結果便是遲了出門返學,在趕路的當兒B太把七人van停下同小鬼講快D上車啦,還不忘瞪我一眼兼發揮太太團的常哦精神好心你換左架mini 啦,一下大雪便出不了車。我只管笑,送完孩子們上學我們去吃早餐跟手買菜吧。

每天帶小狗去散步也會遇到住在街尾冬天也出來晨運的T婆婆(她可厲害了,早在二十年前便是我們這條街neighbourhood watch 的發起人) ,總要說上幾句八卦到死的我倆每每被他老公那一聲大喊「Are you two done yet?」打斷。

老爺說大慨沒有一天我是有可能覺得悶的。

耍寶二人組

早幾天放學後太凍沒能在外面瘋一下便起勢打搞想看一會書的我,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氣,你自己玩啦!」。

沒人理的小孩左找右找,在書房找到Van Gogh說真格的我從來也不知道他是否看得懂(不過自由無價,管他呢!)。跟手在大畫紙上畫呀畫,用垃圾袋鋪滿桌子再拿調色盤來玩。

三個小時之後爸爸回來同小朋友講好靚喎,仲有D似曾相識。

小鬼問你留意到呀?我睇完畫冊自己改版架!

懶醒爸爸大大聲,「哦!我知,Monet吖嘛!」

小鬼的那一句「氣呀」似到我十足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