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奶一名-身處加國﹐身負重任﹐身兼數職

Posts tagged ‘女人心海底針’

回家真好

四日三夜夢似的旅程在踏出機場迎著冷風的一刻便清醒過來,十時許回到家馬不停蹄開洗碗機浸煲洗呀D衫大少聽日有波踢。

十一時左右,本想坐下來談一下心奈何望著客廳的亂實在身不由己……繼續執。

傾呀講呀之間斜眼望一下梳化上的大爺,他眼仔碌碌地看著我 – 摺衫,沒頭沒腦就一句沒有你沒有家。報以罕有的溫柔一笑,其實也不是太亂啦。

回家開門的一剎那好踏實,愛和家經已在心裡扎了比我想像還深的根。

就是這麼奇妙的一回事,令到討厭事事交待的我自動自覺報告行蹤連去買菜也寫張字條慌死老公唔知我去左邊;令到我心甘情願為他人執頭執尾之際覺得好幸福。

山雨欲來風滿樓

三年前開始和B太劉太E太一起密密聚,當時劉小生才一歲日夜扭抱,E仔剛出生阿媽忙到氣咳,小B女已歲半每晚也要哭鬧三回才肯安睡。

我的日子如常過拎住隻四歲生番通處玩,當年生意未全完上軌道傍晚洗煮切後便整理家中大熊工作表兼幫公司管數。

有那麼一個秋天,三個全職師奶同一時間一齊病,家中平時悠閒過頭的男人們全都擔起湊仔重責。

B生問床上咳到嘔的老婆:「湊住三個我煮唔到飯呀,你可以煮嗎?」

E生抱著小兒子拖著大女兒去超巿十萬個奪命追魂call問熟睡中的老婆:「阿仔食邊隻奶粉?阿女對花生還是杏仁敏感?」

我家老爺於八點給孩子吃雪糕之後問何解小鬼唔肯瞓;雪糕吃到一衫一褲他打算做個順水人情洗一次衫,最後死死地氣問如何用新買的洗衣機。(那所謂新機經已買左兩年半!)

這麼一病大慨六七天,家中髒碗碟堆無可堆要用回收箱放,孩子已無乾淨衫著,雪櫃空空如也,三個佬垂頭喪氣比打完仗還慘的模樣。

病癒後的茶聚把這些通通說出來,男人病可以請假小孩病可以不用返學只有我們病仍要做東做西,又好氣又好笑之餘大家都想孩子再大一點便放下假去旅行善待自己。

終於三年後四個女人狠下心訂了特平機票$159去溫哥華四日三夜~後日出發。

今天晚上媽媽在執行李,小鬼一旁幽幽地問你離家出走呀?嗱嗱聲派下定心丸先,唔係出走係同姨姨去旅行好快返架。老爺的問題一問又問又再問我邊執行李兼安撫小鬼兼答第N次「可以叫pizza」、「會煮好多野放係雪櫃」、「你阿媽會過來幫手執屋!」以及「我一定會回家!」。

過去的數天沒聲沒氣便是為這假期做好準備,煮好幾天的飯菜買了一大堆老爺小鬼可能需要的東西寫低備忘錄小鬼要做的事等等等等。去幾日旅行搞到全民皆兵咁大陣仗氣氛日益緊張呀。

 

入秋有感

春暖花開、夏日洋洋、冬雪紛飛,四季時節我只討厭那要命的秋。

秋的天陰和沉,一層又一層的雲和霧把我賴以維生的太陽遮擋著;秋的風濕又冷,一絲絲的寒意滲入骨子裡令人無力招架。

盛開的紅花、茂密的綠葉、沉實的果子被那一地的黃葉取替……

是以這陣子沒力氣做家務、沒精神寫泊;讓那肆意的秋風吹出我的懶和散連掙扎也省了浸沒在那一片藍之中。

這個惡性循環一年一次半個月,秋風起媽媽燥「生人勿近」四個大字如鋼刻在額上。

縱使這樣日子還是要過,家事也要做,比較馬虎一點便是了。

樓上的廁所又玩musical toilet paper,先到先得看誰捱不住便去地牢拿吧。

衫洗完乾完就留在乾衣機裏,小鬼老爺天天往樓下找衫著,到最後二人天天都穿著起皺的衣褲。

看不過眼的人們:

小鬼自掏腰包買件粉紅色羊毛衛衣;

奶奶逛唐人街買了不同的茶包熱飲;

老爺煞費苦心買了對漂亮及膝長靴;

一家人努力地想我開心及領會秋天的好,一點一滴地暖起來那副要死不死的鬼樣子終於過去了。

不完美。好

電話的另一頭親愛的訴說著二三事,不知怎地說到我嫁得好,

體貼丈夫,聽話孩子,唔駛憂柴米………..換來大笑連連。

幻想與現實中的距離是:

對上一次老爺好體貼地說「氣,做家務有幾難丫!我幫你!」

不知某人有心定無意偶爾熨一下衫,師奶我唯一一件沒茄汁/豉油/手印/嘔奶/草跡/血跡的白恤衫壯烈犧牲了。

唔,再來想一下。對上一次叫孩子自己去玩,小鬼好聽話地玩了一個鐘沒有去煩我。出奇地安靜令人有點提心吊膽……

小鬼在廁所吹泡泡(一支特大號泡泡!!!)皆因外面太大風喎。於是乎媽媽頭都大監督那唔知死覺得好好玩小鬼爬高蹲低抹牆抹磚抹鏡。

又,唔駛憂柴係真,每月帳單如細雪紛飛而來,一一仔細看完要不漏一封地過數……

又,唔駛憂米係真,一星期去超市一次,抬米搬油張羅一家人吃的飲的用的穿的……

親愛的老友,沒有人的生活是完美的,婚姻伴侶孩子亦如是。假如生活掉給你一堆檸檬、青檸、白醋、苦瓜、辣椒,見招拆招便是了。

檸檬好,整muffin;

青檸好,飲limeade ;

白醋好,泡酸黃瓜;

苦瓜好,煲湯有益;

辣椒勁,左宗棠雞好惹味。

想呀想什麼

人一生總像在追求些什麼,有時百無聊賴想一想,尋尋覓覓多年我得到了什麼。

++++++++++++++++++++++++

友情,一味的熱情十分的信任百分百的傻氣為我換來兩手的閨中密友。從小學到中學再到讀大學有一老死陪足全程,我爸說她早已是半個女了。每天放學後的麥當勞,你至愛用薯條搞我杯雪糕,一咸一甜總說滋味妙極我的怪人呀。縱使歲月無情,但長大了的我們依舊如當年般。

求學,讀書考試是份內事理所當然做得好,為盡孝心我爸媽想我做的我永遠能令他們喜出望外。之後四年換來第一個學位,無心插柳地讀竟然發掘了對讀書求學問的真心。於是婚後又慢慢地讀多四年,不為甚麼的好享受。

愛情,簡單純真的初戀一齊食午飯一齊打波便是我倆又純又蠢的愛,之後在荷爾蒙的影響下追求激情,太過轟轟烈烈的愛最終玩火自焚。原來幾句話說便能道盡當年的煩和惱,少女的心事果真夢幻呀。

+++++++++++++++++++++++++

今天起了個早,嘆我的咖啡看了幾個博,洗衫的那刻盤算煮什麼早餐好。就蒸肉包子吧,熱辣辣的雞包叉燒包,桌上咖啡奶茶橙汁鮮奶各一杯,小鬼開懷高叫好,老爺未瞓醒的與我一問一答,我爸為老不尊死搶最後一個包。

人來人往趕出門口的剎那,大好陽光底下我見到了,所追求的幸福影子。

大力士

從小到大我也不是個嬌小玲瓏我見猶憐的那類女生,試想五尺差不多八的一舊黑炭手長腳長怎適合走那種路線呀。

以前每日練水打波跑步身形好到無話可說,但自從生了一個之後肚子上有一兩吋揮之不去的肥肉,除著我跑步時郁呀郁,我爸笑我牛高馬大似女泰山呀陰公。試過做幾個月的sit-up,又試過帶小鬼日日去游水,又試過食少D,總之硬是瘦不下來減不了腰間那吋唔順眼的肉。

事出必有因嘅今日講得咁口響咁開心,咪就係經過兩個月的特訓減了兩吋半腰手手腳腳再無肉fingfing下囉。功臣有兩個,健身房裡的幾廿磅大鐵,舉重舉足一星期五日;而另一偉大的人係我奶奶,每逢我去健身就俾阿仔佢湊。

現在的我,一百一十三磅,二十五吋腰,哈哈哈。

後記:小鬼見到阿媽突然間手瓜起輾話有D驚,仲翻開我件衫尋找他帶俾我的幾磅惡夢呢。

活下去的勇氣

一雙啡色的大眼睛,只有空洞絕望恐懼;

被打至破裂的嘴唇,說了句孩子們好嗎?

昨晨我們在庇護中心門前發現P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孩子們在她懷裏睡在血泊中。體無完膚的她經過搶救情況穩定了,醫生說她生存意志好強,是為了孩子吧。

斷了幾條肋骨,無數的傷口在流血,仍抱一個拖一個孩子來我們這裏求救。不報警的原因應與上次一樣,想保護那個傷害她至深的丈夫。

是女子天生的愚昧,是被宗教神化了的夫妻關係,還是盲目麻木的所謂愛情,為著某種原因一次又一次的縱容包庇行兇者,死裡逃生後又自願跳回去那將會叫她粉身碎骨的火海。

憤怒燃燒著我的理智,對面前活生生的慘劇愛莫能助,因為她仍願相信那個在神面前說愛護她一生的丈夫,仍不肯指證他的暴行。

握住她的手我只想替她痛哭一場,但現階段我們要比她堅強,替她找回勇氣理智以擺脫宗教文化套在她身上的枷鎖。

我們都願,她不會再自欺欺人,自由安全只在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