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奶一名-身處加國﹐身負重任﹐身兼數職

Posts tagged ‘好耐以前’

誰在看?

以前同公公去釣魚平常沉默寡言的他會努力找話題,說的是人生道理一些老生常談。

有這麼一次在學校受了自以為天大的委屈,邊等魚邊哭,哭完想著不如星期一返學報仇以牙還牙。薑是老的辣,公公一眼便看穿我那忿忿不平的臉,說妹豬啊終歸一句人在做天在看。

打開報紙,返到婦女會,看到受虐動物;不公不義不平之事何其多,一幕一幕上演著。以前剛開始每每看見無助的人而不能解其厄困會氣憤,壞人消遙法外會替受害者難過,被一大堆負面情緒困擾致夜不能眠。

慢慢學會了要有同理心但不能投入,要理解但要懂抽離,今天收到了一張由婦女會轉寄過來的明信片。一面風光如畫,一面有秀麗的字跡,短短的幾句:

During time of hardship you carried me through asking nothing in return.

The hateful past is behind me now,with the love I received will carry on for many more grateful years.

突然記起,十一歲時與我揚帆出海去釣魚的公公,他說人在做天在看的那時比周潤發還要型呀。

足球狂熱

四年一度的世界杯對我一家人來說是件熱血沸騰的大事,亦是唯一一樣我會極力追捧的賽事。

從九四年開始與爸追看,我一看三問的慢慢學會了足球的述語,我爸比什麼也還興奮的猛說叻女呀。追波追到對足球發生興趣日日踢,放學後踢西瓜波痛宰了不少男同學贏得了至少好幾個月的飯盒。

九八年間更第一次跟我爸到中環酒吧感受一下周邊球迷大呼小叫的瘋狂氣氛,一大一小好幾天蒲到三更半夜雖未至酒氣沖天卻已氣得我媽暴跳如雷呢。那刻我們好像仍浸醉在克羅地亞隊贏波的快樂中。

零二年我死扯新婚老公回港與爸窩在梳化上在酒吧裏看比賽,老爺第一次見識到我爸有幾癲幾玩得。零六年單人匹馬湊住三歲小鬼回香探親順便三代同堂玩足球狂熱,阿仔最搞笑係電視一見到入波就吹BB那管它是敵對或捧埸的隊伍。

今年的世界杯我們會在加國看,衛星直播為求看盡所有賽事。老爺不太好足球的亦會全力支持我們,幫手湊仔是也。下一個四年小鬼十一歲了與三十幾六十幾的媽媽公公在巴西見證Futebol的魅力不知會是何等的興奮呢。

我們這一家。表兄妹篇。

家裡有四個表哥,我們五個自小一起長大,三家人住係樓上樓下。曾幾何時我們五個仲一同玩轉聖保羅添,當然我只是隻小跟尾蟲,帶頭曳的是永遠不是我。

大表哥名裡有個文字,姨丈說希望他能文能武,果真如願以償。他歷史系畢業後回港風馬牛不相及地開了間拳館,說人得一世點都要隨心追隨夢想,才叫活得精采。看見他有模有樣地教學生,想起了兒時往事。

小時他是大阿哥,每次他騙說給我錶錶叫我伸出肥手我上了好幾次當仍十足聽話,換來的是一個又一個牙印手錶,痛得我大叫大喊。這時他弟弟我四表哥便會說豬女再喊無糖食。一粒又一粒的金莎便成了被咬後的湯藥掩口費。

二表哥三表哥是最帥的兩兄弟,尤其二表哥在十多歲時練了一身肌肉加六呎二身高,是我無數老友的夢中情人。現實中的他最姿整,比我所認識的任人一個女孩子還過份。某一年他們家裝修搬了上來住兩星期,每朝我要趕去練水,有早無遲的我因這人與阿媽舅母一人霸住一個廁所而遲足六日。他現在中環上班,每朝六點起身跑步梳妝,用足一個鐘頭換衫襯衫整頭,笑死我。

最疼我又不欺負我的是老三,每次有好玩的好吃的他總會預我一份。我怕黑怕行雷全家都知,我生日時他打爛豬仔錢箱給我買了一對對講機,叫我怕的時候按通話掣便有他在。他們移民時給我看了他銀包內珍藏的一張相,不是周慧敏的玉照而是我兒時肉照,你與我常在呀妹豬。

四表哥比我大兩歲,是名符其實的書蟲,四眼加鋼牙是唯一不會任何運動的一個。最深刻的是小學裡他在操場看書被大熊似的波牛欺負,又推又撞看得我眼火爆。衝動的我拋下球拍與大熊嗆聲,最後更因為打架而被罰呢。我的英勇與義氣換來表哥們的四盒金莎,與一句響亮口號,「係屋企鬼打鬼,出到去齊心打鬼」。看不過缺乏運動細胞又細小的他,於是發揮野蠻本能迫他與我一起練水,多年後水運會上男子組他奪了金,笑到排牙「叮」一聲。

婆婆家裏有張經典相,我們五個一式一樣穿著水手裝,嘴角上都沾了偷食蛋糕上的奶油,那年是誰的生日已不得而知,所知的是童年因有對方而這樣快樂過。

十八變

恩師曾經對十八歲既我作過以下批評:

1.太正直

做人做事過份地下下講原則講良心。勸過我N次轉系啦,呢科唔適合你;佢話以我既性格即使畢到業找到工做得好都做唔會做得長久。

2.勇過頭

老師話我有勇無謀,好多時無計過結果/後果一味死做死衝,正一有前無後打死罷就個種人。

3.無耐性

以前做報告時動不動發脾氣,遇到問題就耍性子要老爺幫手。唔係唔識做而係不耐煩去慢慢做。

多年轉眼便過,以前的火氣脾氣壞習慣或多或少都收左改左。但人好似無咩變過,心依舊對師父師母存滿滿的感激。

我師父呀係我教授,入學第一年遇上他就有點像孫悟空遇上唐三藏。之後因機緣巧合被看中收為門生,有什麼疑難雜症問他老人家都能迎刃而解。我呢當年就係師母介紹下認識了已畢業的老爺,師母呀面冷心熱,最喜歡扮紅娘。畢業之後的一份好工係師父穿針引線幫我找到,成日都話我蠢話我笨,但係老友面前就捧到我天上有地下無。

呢對貴人呢打算以環游世界探訪眾多門生為退休後的娛樂。下星期將會到訪。

童年趣事

兒時﹐每當媽媽不在家﹐都有爸爸陪我玩﹐有Maria姐姐煮飯俾我吃。唯一一次﹐Maria 放假﹔阿媽無煮好飯﹔由我阿爸擔大旗 –煮飯﹗

我見到佢係廚房行哩行去﹐唔知點咁﹔提議不如炒飯啦﹐阿媽話好易㗎。

因為我一句說話﹐我阿爸當年就火燒廚房。大家都無事(好小火)﹐係個廚房慘d﹐燒窿左。

兩父女劫後餘生﹐望住對方大笑。

希望我老爺今晚煮飯唔好燒我廚房~

思[香]病

懷念香港的特色食物。。。

  • 咖哩魚旦
  • 碗仔翅
  • 車仔麵(猪皮,豬紅)
  • 大排檔(唔衛生﹐但好好味)
  • 煲仔飯
  • 茶餐廳(中環蛇竇)

你地既至愛係咩呀?

追逐名利=無底黑洞

老子说过: “人生的一切烦恼与忧伤,寂寞与痛苦都是因为人丧失自我于物欲,迷失本性于世俗.”

人都有追逐名利的欲望,但是要有底线,要有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