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奶一名-身處加國﹐身負重任﹐身兼數職

Posts tagged ‘我們的點點滴滴’

極北之旅

極小的時候我曾經問爸爸天涯海角在哪?

揉著我的圓頭他說那是你將與心愛的人想去的每一個地方。

婚後體內的浪漫細胞劇減,為人母後個人空間極小,總想出遠門大抵是遙遙無期之事。

十二月時把心一橫訂機票卸下兒女債為老爺於北極光之下度生日,去我們省極北之地Churchill。

此照片來自wikipedia

早上拖下手去逛超市,一看之下才發現鮮奶貴得嚇人四公升要成十蚊;老爺話此省所有食物由火車及飛機運到,冰天雪地生活指數卻如此高。

難得去到當然要看北極熊,雖說它們是「野生、自由」看見它們步近旅遊巴士毫不怕生時還是對被人類剝奪土地的它們感到有點內疚,熊呀熊你應親近大自然而不是跑來讓人照相呀。

此旅程的主旨乃北極光(Aurora Borealis),零下三十度一身是膽為的就是它。抬頭看著滿天星光幻光陶醉在大自然的奧妙裡。

 

廣告

恭賀新禧

農歷新年乃中國人的大節日,有唐有番的一家三口最愛中西交流少不免都過下節。

年廿八,大老爺經連日悉心照顧已回復龍精虎猛狀態被迫同小鬼一齊執房去舊迎新。從書房、工具房、車房找到N年前的圖則斷了的筆,一堆一堆的垃圾比小鬼還高。經常扭買玩具的小人,從睡房遊戲房找出一大袋爛/壞/不再玩的東西,那袋垃圾比小狗還重。

最後當然是媽媽清衣櫃的好戲,看著地上過時的衣物老爺起勢擰頭嘆氣,地上執到寶的小鬼披著桃紅色的頸巾搭著四吋高跟鞋於走廊跌跌撞撞,可憐我那曾經風光的香奈兒白色套裝,左一塊漬右一個印連洗衣店老闆也束手無策。那一堆舊衣,好像在哀度當年的青春、敗家及獨特品味!(嘩,紫紅色的緊身褲,極夢幻的蕾絲衫,肯定曾經好型囉,哈哈哈。)

年廿九,湊住隻生番去買新衫,媽媽給他揀了件暗紅的衛衣,唉聲歎氣後口黑面黑話紅色係女仔的顏色,最後一人讓一步買了橙色。原來打算一人一點紅的計畫泡湯,一肚氣兼大減價的影響底下我買了件大紅的大褸,喜氣洋洋呀。

做了兩底蘿蔔糕,三盤椰汁紅豆糕,明天帶去拜年;懷孕的台灣太太現今食量驚人兼挑剔不喜歡外面的年糕當然要由老友我出馬啦。

年三十,去唐人街買初一宴客的材料,一推車的菜魚肉還在收銀處順手買了盤蝴蝶蘭。飯後同小鬼練習講新年快樂恭喜發財身體健康,唔咸唔淡的中文惹得一眾長輩發笑,小鬼把口甜到呢令一向節儉的太婆大手筆地包辦回港後的玩樂。

表嫂月尾生個兔寶寶,姨丈年底退休,舅母轉公司,姨婆去拜大佛,阿媽今晚大戰雀林七十二圈;一切我都知好像從沒離開過一樣的親和近,真好。

願大家新年一家和樂,身體健康。兔年見。

無無聊聊(十)

吃晚飯時

小朋友大談學校趣事之際老爺突然望住我問:「老婆,其實你係咪有腎病架?」

顧不得滿口意粉照樣張大口:「吓?」

「咦,如果你唔係有病我地唔駛餐餐都咁清淡。可以加多D鹽囉。」

「啊,又一次令我質疑何解我竟想你健健康康長命百歲呢?!」

小朋友隔岸觀火笑到卡卡聲,此人長大後若成為大狀都一定係我地兩老的功勞。

吃生果時小朋友下了個結論,說怎樣也想不明何解有些人情願坐在電視機前吃飯而錯失比八點檔更有趣的生活劇呢。

男鞋女鞋

冬將至,張羅家人的衣物花了兩天,鞋是唯一要他們自己試穿才可買的東西。

店鋪內老爺揀好心水問:「老婆我究竟著幾號鞋?」

之後大少拿了一大堆鞋試穿,煩完哦完一大輪他選了對與上年一模一樣的雪靴。嘥鬼氣。

輪到我揀鞋,一大一小路人甲吱吱喳喳多意見。

「老婆,呢對好!暖呀!」 – 衰在好醜呢。

「媽媽,呢對好!貴呀!」 – 此小朋友將任何十元以上的東西一律分類為好貴,極不可靠。

四十分鐘以後,為了能在冬天零下四十度生存捨棄了美感向現實屈服買了那又醜又暖又貴的雪靴。

 

 

小型賽車

昨天秋高氣爽一家大小去了近郊的中童遊樂園玩了半天。

擲水彈、碰碰車、batting cage、nerf ball war zone、高空彈跳、還有媽媽至愛的賽車場我們都玩整晒。

由於小朋友唔夠高自己開一夠車仔便要與爸爸或媽媽同座一輛雙人車,小朋友苦惱完一輪認為媽媽好D。

一聲號令媽媽如入無人之境瘋狂地踩油,入彎過車仍然踩「行」油,到左第二個圈勁high之際小朋友終於忍唔住高叫「媽媽轉彎收油!please!」,逢彎便叫一叫。玩到興起的我唯有偶爾間踩一下brake免得真係嚇親個仔就大件事啦。

四個圈轉眼即過,媽媽以女車神姿態壓倒性取得第一名。老爺一副嘩估你唔到的樣子,小朋友被不肯減速的瘋子激到扎扎跳嗱嗱聲跑到爸爸身邊告我一狀,到我步近時聽到佢問:

「媽媽個車牌係點樣呃返嚟架?」

這樣看來歲月也許催人老,但心底裏的那股熱血仍在蠢蠢欲動,哈哈哈!

無無聊聊(八)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著Jimmy Choo 的三吋半高跟鞋腳會痛到叫人會著到火滾?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捨棄了有型長皮靴改而著醜不入目但超保暖防水的冬天靴?

又是從什麼時候西裝褲、七分褲、短裙、連身裙竟然敵不過一條普通的牛仔褲?

是了,是在生兒及持家以後從前的我經以被女人的母性、生活的實際一一取替。

昨天跟老爺去拖手仔逛逛街,見一店鋪張燈結綵貌似新開便去八卦一下。

  • 學到了一個新生字 — jegging。

意思係looks like jeans feels like legging,老爺完全一頭霧水。

  • 跟手發現原來除了skinny jeans現今還有super skinny jeans!

試穿完發覺除那條褲的過程完全係「唔死都甩層皮」的現代演譯。

這鋪天大的好處是其Size,不用2/4/6的雙數碼,而是用單數。平時我買2號嫌太緊、4號又太鬆,他們鋪頭的3號便剛剛好!

一直忍到晚飯後,老爺才淡淡的問何解女人會花錢買條刻意穿了幾個洞的褲?

和平共處

你給媽媽送上不知名的小花,有的燦爛有的含苞待放…

仿照園子裏的蘋果樹而畫,望著也覺夏意正濃。

小鬼難得坐定定繪畫,媽媽在旁邊有一句沒一句的答著串著珠仔,實情是好享受這悠閒不用通處跑的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