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奶一名-身處加國﹐身負重任﹐身兼數職

Posts tagged ‘老爺與我’

紀念品

旅行回來第一晚老爺立刻獻出勁揪手信:

一、流行性感冒,回家即發只病剩半條人命;

二、滿行李箱乾淨或污糟衫擁作一團進行交叉感染;

三、專程買給小鬼的北極熊書及玩具唔見左,被某人遺留於酒店;

洗第四機衫時開始好幸災樂禍,且看此病得如斯合時的人好返後如何面對由朝哦到晚要手信的小朋友。

 

無無聊聊(九)

老爺經常說些令人猜不透的話,然後說是在讚美你呀。

「老婆呀~you are comfy like grass!」講的時候還一臉誠懇。

吓?!將個老婆比喻成草是真的在讚美我嗎?

昨晚又一新傑作,看電郵時他跑進來說,「女人就像一本書,不可單靠外表估計內容如何。」

哦,咁我係一本咩書呢?

「Oh,you are definitely a picture book!」說完後還一副等我打賞的嘴臉。

大佬,我唔係要做鉅著War and Peace,但至少有些深度吧。圖畫書,你叫我俾咩反應你呀?

小事真情

我是一個很喜歡說話的人,係俗稱「一日唔講野會死的」那種人。

有時我會碎碎唸…….

有時我會講些老爺沒興趣亦不打算知的事。

因於老婆十年來的口不停,老爺偶然會tune me out繼而點下頭 – 扮聽。心情唔好的那些日子,我會小題大做擺明撩事生非,他亦會一一忍讓。

早排我對毛毛拖鞋出現一個又一個洞,奈何沒時間買,每朝都EE哦哦一兩句;昨天早上郵差送來了一對米奇老鼠拖鞋,老爺在我未發覺破洞前已訂講的。

又早前,我抱怨說移民唯一的壞處就是會好掛住香港的節日;今天下午老爺捧住盒煙花回家,傍晚劉太過來說同你老公講明晚七點開飯無問題。

那個我以為無心裝載的男人原來好細心,又原來我哦的怨的八的那些他都有在聽還好上心。

明天是中秋佳節,祝各地的人們人月兩團圓,珍惜身邊人。

小事小情

靜靜的只有我倆,你捱完夜在等食我翻熱今晚煲的湯,如此的理所當然。

一人一句有的沒的,香噴噴的蒜蓉包熱辣辣的羅宋湯,如此和諧。

坐在梳化上我問夫妻是這樣的吧?

你說這是修來的幸福。

我的孩二

雙手捧著一大籮衫的女人,問安坐在大班椅上看報紙的老爺可否幫手接電話。

幾秒後電話仍在追魂,老爺答曰,唏有重要事D人會留言架啦。

瀕臨抓狂邊緣的女人轉移線視兼狂深呼吸叫好幫手聽電話,是Ⅰ姨呢小人有禮對答直至媽媽放低籮衫等有時間熨同接。

左一件右一條執起老爺不願放入籃的污糟衫,搜索歷時三分鐘,夠切一個橙端去俾大少;小鬼挑通眼眉知媽媽要洗衫,咚咚咚跑入房出盡吃奶的力抱住只比他細一點的洗衣籃放在地牢。

容忍至止佛都有火,扮晒輕描淡寫地問仍嘆緊的老爺可覺得需要幫下手呢?偏向虎山行的大佬說你都無叫我幫你。哦?!阿仔七歲都曉得自動自覺做呢做路,省下我大叫五百次「可否幫我…..」然後被人怨長氣,是我們的錯了吧,竟然不懂用你的外星語言叫你呢。

忍、忍、忍,唔好成日發爛渣。

++++++++++++++++++++++++++++++

老爺見我在抹窗便死死地氣自己入廚房整早餐,拿住報紙起勢擦眼尾哨到係乳酪加自製grinola,大叫咪食住。跑到廚櫃倒入一匙已磨好的flax seed,有人we嘩鬼叫唔好搞我啦唔要呀唔要呀…

無味架,食唔出有咩分別架,再三保證後大少心不甘情不願扁起咀細細啖地吃,務求要食出分別來。

你朝朝早都食架啦你唔知啫,我說為你好想你健康D又係我錯呀?成日都激我激到癲終有一天下的不是健康食品是瀉藥呢。

有人終於識驚馬上由扁咀變至陪笑的小人口臉,係我衰,今日返晏D陪你運動好嗎?

唉,見好唯有收火,往好的方向想其實你已盡量醒水,十年前的你連哄我也不懂呢。孩二只有在對方面前我們才會如斯孩子氣能發脾氣吧。

無無聊聊(六)

湊完仔夫婦二人靜靜的坐在梳化上閑聊嘆世界。

老婆想起今日買菜的趣事,講呀講。

老婆想起週末燒烤的準備事項,講呀講。

老婆想起朝早與太太們說的笑話,講呀講。

男人好似有又好似無地聽,偶爾「唔」一下我;望一望錶夠鐘追電視劇噃,跟手有人將辦公室用開的那套搬入屋企,好認真地望住我叫我「講重點」。

吓?!你玩我呀,兩公婆講到明係閑聊有鬼重點咩。

重點係…………你經已激嬲隻老虎乸!

一埸你追我逐通屋跑,比Lost在森林迷失好玩,比Fringe更古靈精怪;比體育節目更能消化飯後高脂肪呢。

無無聊聊(三)

N年前

男人:「你鐘唔鐘意隻結婚介指呀?」

女人:「唔,好閃,就呢隻啦。」

男人:「呢個cutting叫princess cut,代表住你係我心目中的形象。」

女人聽完開心到暈,暈足幾年呀…….

今時昨日

一男一女低聲細語,説下今日趣事,週未大計,好溫馨。

男人:「隻介指係你手多年感覺仍猶如昨日才幫你戴上。」

女人突然抽開隻手:「哎呀,差D又唔記得左。」明顯地老人痴呆提早發作。

男人抱怨被推開,女人邊行邊說:「你咪阻住本公主去洗廁所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