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奶一名-身處加國﹐身負重任﹐身兼數職

Posts tagged ‘自我’

有限時間

算一算手指,原來已做了師奶八年,每天時間都不夠用似的。

義工事務由從前一星期一日到現在的兩日半;

興趣從只愛入廚到現今的各類手作,最近仲去埋hot yoga兼重新開始打泰拳;

小朋友*去劍擊、學琴、爬石、冬天打冰上曲棍球、春秋去踢波,任勞任怨地做柴可夫;

(講明先呀,唔係我沒人性迫小鬼學N樣野,係小人請求要去架!)

又,在老友B太E太大打人情牌下教五個小朋友鋼琴下年仲要加多N太個女學大提琴。

興趣只在小鬼返學或晚上做,免得妹仔大過主人婆霸佔住親子時間;有時晚上去救世軍廚房工作一大一小又成個怨婦樣唯有改做日班;一三五晚飯後去打拳乃風雪不改之事,無他的,每一個出拳踢腿排身體的毒素出偶有的一口悶氣,有益身心呀。

少了時間上網卻夠看一眾師奶的泊;遠方的朋友可能少聯絡卻是一直在心頭。

想做的事還有有許多許多,莫奈何時間從來有限。

 

 

幼稚園

剛看完你寫孜孜的幼稚園,勾起了內心的一角從前上學的時光。

第一天,一眾平時大慨極忙的爸媽開著房車西裝骨骨的拖著幼兒排隊。老師校長站在校門一一歡迎和握小孩子的手,只有我像一舊飯死扯著爸的衫尾嚎哭。

老師也沒說別哭了的陳腔,溫柔地問帶爸爸去看小兔子可好?我們班房有兔子、鄰家班房有熱帶魚、中班有倉鼠、高班時有隻八哥,每天早上排隊說早安。

老師叫我們排排坐,聽故事書時幾十隻眼亮睛睛盯著那牛高馬大被女兒拖實的我爸。活動時間時爸被迫去做狐狸先生,然後教小朋友們鋪床睡午覺。

開學的第一天經已記不起和誰一起玩,睡在誰的旁邊,卻記得爸爸那天打一條粉紅色領帶本要去開會。

放學時早上扎的馬尾已扯掉,臉上沾滿了草莓醬,裙上一個個泥手印的我咧嘴一股腦兒笑著跑到爸爸背上。

之後天天如是跑笑叫跳唱歌玩遊戲,三年都沒有功課老師和藹親切如太陽一般明媚……

+++++++++++

幾廿年之後…….

一向緊張的我叫老爺一定要一齊送小鬼開學。七時正小鬼早餐未食牙未擦經已穿戴整齊坐在玄關等八點半出門口。

見到老師馬上站到直一直,鐘聲一響再見啦後便頭也不回走入校門。看到傻眼的我分離焦慮症又發作站在操場上涕淚縱橫,老爺忍不住說何其壯觀呀!

日復日小鬼都高高興興地講述在學校的「大」事,年復年媽媽都有幸在旁聽呀聽。

開學了

萬眾期待的一天終於到了,一隻隻嘩鬼回到校園,我那被冷落了一整個暑假的車衣機終可重見天日!

久違了,親愛的,只屬於我的時光。

給手袋裏經常有幾十張有用/無用紙仔的自己做了個organizer。

為愛睡覺的公主做了張狗床,剩下的布碎給小鬼做了幾個豆袋。

還做了日式芝士蛋糕配一杯小甜Hazlenut咖啡,好嘆呀!

Blog tag:小確幸

火羽點名寫的「小確幸」,生活中微小而真確的幸福。

  • 幾天的大雨過後再見藍天白雲,空氣中一呼一吸有著青草味。
  • 好天時去餵鴨,它們不怕生行至附近打我們的麵包主意。
  • 七年來與小朋友相伴,見證他每一個快樂的卡卡笑。

  • 有個包容我陪我一起玩無聊遊戲的老公。
  • 打字比賽打得他落花流水,哈哈哈。

  • 閒時整一杯紅豆冰一件蛋卷,一家三口開心不已。

  • 老友B太逛街時知我幼稚給我買了心頭好- Alien三隻。
  • 台灣太太聚會時帶來好好味的茶葉一同分享。

沖完熱水涼喝一大口冰凍的Corona;

細細讀著遠方好友們的一字一句……

我的生活中已沒有什麼大風大浪,日子一天一天一家三口充實地過,於我來說就是幸福了。

糗事連篇

話說師奶我消聲匿跡了好幾天皆因一家四口(不是有喜,是帶同老爸一同出門而已)去了度假,開著車逛了兩個省,吃了無數垃圾食物兩大一小不知幾高興。

到達牧場時一望無際的草原,成百隻的牛群高聲moo叫好不震撼。興高采烈留倩影之際,找遍行李及超大手袋都不見相機…..啞口無言。唔見得帶相機一事對於整天嚷著要家庭合照全家福的師奶來說打擊著實不少。此為糗事之一,尚未算低處。

*由於我經常有相機隨身及車上一部機,買手提電話時只著重其漂亮外表,手機影相功能差到不影也罷的地步。

牧埸方圓百里都是草、羊、牛、馬,實為都市人的度假勝地,在良辰美景前完全忘了自己生理期將近,一落馬小朋友驚見媽媽的八月十五因騎馬而受傷,在流血。完完全全地認為不可再樣衰再出糗之時,今天下午印證了低處未算低……

*擁有古銅色肌膚的我穿著白色的騎馬裝至型(我老公話~),所以呢騎馬兼撞正流血事件不是第一次係有D抵死架,對上果次係十七歲於馬會練習時發生,時間久遠以致忘了白褲並不利我。

剛回到家便記起小鬼明天有約要去野餐,為報答E太獨自帶一堆小朋友出門之大恩我一早便答應了整七人份量的午餐零食。行李也還沒收拾便要趕去超市因明天公眾假期店鋪十二點才會開,趕完一大輪排完半小時的隊,終於以為可以鬆一口氣。

付錢一刻才知道銀包裏的提款卡是舊的那張,八月開始不能用。沒關係,還有張信用卡可以找數,誰知太久沒用信用卡原來早在六月時便過了期!那一刻羞家到呢無面目望排在我後面的那一大條人龍,小鬼還加把口說又無帶錢呀?

二百三十蚊的食物堆滿運輸帶,進退兩難時打電話向奶奶求救,五分鐘車程仿如隔世。收銀員不斷安慰我這些事常常發生的,you are not alone!

這一星期的大懵指數可謂爆晒燈,唯望明天會更好囉。

做了些什麼

今天忙到氣咳,皆因期待已久的好天氣終於來臨是播種子的好時辰了。

早幾年老爺給我買了架翻土機用以開墾過完冬硬過石頭的泥,推著那機器步步為艱,泥土四濺,一小時便抵得上健身房舉幾十日重的運動量,雙臂壯如我者也要食止痛藥抗那肌肉酸痛。那一刻多麼想有一頭耕田的黃牛,又或者一個肯幫手落田的老公,唔,應該都係買隻牛易得多。

跟住呢,湊住隻生番左逛右逛買今年的種子與幼苗。生菜、蜜糖豆、西蘭花、蕃茄、青瓜、青椒、豆角、粟米、squash啦一大堆,仲要時不時拎走某小手放入推車的幾十樣唔等駛野。

搞好塊田兼被小鬼玩完半日的我,返到入屋在張羅大少的晚餐同時洗摺熨一兩機衫兼點阿少爺執野,到終於可以坐低透一下氣原來經以是深夜了。

夜闌人靜的這刻覺得自己好犀利,平凡但非凡的師奶。

我的名和姓

自從結婚後開始好少用我的中文名,主要是我覺得配上勁鬼佬的夫姓一起叫組合好鬼怪呀。

到小朋友牙牙學語時,媽媽媽媽聲的日夜洗腦,不要說名字有時連自己是誰都差點記不起。

今晨的操場上,小孩子此起彼落的叫Terence’s Mom,在長椅上閑閑的與媽媽們聊一聲一聲的Morning Jenni,回家的路上與郵差叔叔打招呼Hi Mrs. I。那些都代表現在的我;與女友們聊天時我們仍保留了少女時代的情懷動不動叫對方的全名,又好像找到久違了的另一個我。

原來在人生的不同階段,不知不覺不為意之間我改了名換了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