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奶一名-身處加國﹐身負重任﹐身兼數職

Posts tagged ‘街方保長’

零下四十五度的早上

連日的風雪過後,一眾師奶以為可以鬆一口氣,誰知……

N媽七點三急call太凍*沒校車她連車也找不到,要送大女兒去比賽問可否幫手送四個細女返學。

心口掛個勇字(加上全身包到實一實)開著老爺的大車,雪路上簡直通行無阻,開到N媽門口便是如斯景象。

同埸加映:在加國氣溫太低或路面太多雪校車是不會行駛的。今天氣溫連風速,-45°C。

親愛的鄰居

自從那四日三夜的旅程,與女友們的關係更勝從前。原有的些許客氣,什麼我家很亂、不好意思打擾等等變成了如家人般自自然然的登堂入室。

昨天晚上劉太打來說好悶,老公出差小孩早早睡了有什麼好搞作。早已化身為師奶的我在煲劇,第一集經已看到欲罷不能,不如一齊煲啦雙眼沒離開過電視的我如是說。

穿著新縫的波點睡褲,頭也懶得去梳套上件厚重大衣便拿著套韓劇跑去斜對面的屋。臨出門前叫老爺別等,可能會係馬拉松式大作戰。一口氣看了七集飲了一枝紅酒配個合味道杯麵,凌晨時分劉太送我出門猶自說著等埋我先好別偷看喔!台灣人獨有的那個「喔」大概是我目前發音最正宗的一個國語字。

晚睡又要早起的結果便是遲了出門返學,在趕路的當兒B太把七人van停下同小鬼講快D上車啦,還不忘瞪我一眼兼發揮太太團的常哦精神好心你換左架mini 啦,一下大雪便出不了車。我只管笑,送完孩子們上學我們去吃早餐跟手買菜吧。

每天帶小狗去散步也會遇到住在街尾冬天也出來晨運的T婆婆(她可厲害了,早在二十年前便是我們這條街neighbourhood watch 的發起人) ,總要說上幾句八卦到死的我倆每每被他老公那一聲大喊「Are you two done yet?」打斷。

老爺說大慨沒有一天我是有可能覺得悶的。

古怪邏輯

中學時超喜歡逛街助長香港經濟的媽媽買了條連身短裙過我,第一次著膝頭以上的裙試穿了繞屋一周給爸媽看。

爸的眼珠像要跌出來似的,對我媽說才十多歲穿這不是太短了嗎?

早有準備的媽媽氣定神閒說,噢,裙一點也不短是你女兒腿太長了吧。

能令我記到今時今日足可以證明當時係有幾好笑。

早前在公園遇到的盛妝打扮富貴迫人婦人乙名,勾起了對我媽這強詞奪理理論的回憶。她拖著個與小鬼一樣年紀的男孩,放他去玩之前捉到實搽太陽油、蚊怕水、強迫性飲水戴帽,耳提面命折騰一大輪。

男孩爬高,貴婦人大叫唔好呀你返落去啦危險架,媽媽俾糖你食丫!

男孩玩搖擺吊鐘開心嘩叫,貴婦人大叫你攬實呀,媽媽過來幫你呀!

到最後男孩爬石牆跌倒了正打算企起身其媽媽看似心臟病發般跑到身邊又呵又抱 。

最後小鬼與男孩一同去盪鞦韆,貴婦人上下打量我後終決定搭訕,說公園真是個危機四伏的地方大熱天留家看電視好過啦,是嗎?

心想,係呀,世界/社會/大自然/學校佈滿危險事是它們的錯,家長你最好呢用包裝泡泡鑲好孩子呀。

這種真人真事香港/中國版的家長在這裡

知人口面

人生第一次打俾警察好緊張,講了五十分鐘電話終於備完案。

事緣,隔壁一家從前與我頗和睦有講有笑交換農作物等直至一年前…….

與小鬼上學的途中在車房前聽到淒厲無比的吠聲那家男主人的罵聲,好奇到死的我便敲門問一切是否安好?人前有禮的他竟說關我鬼事,後來在院子見到他在打狗還流了血便立刻打去動物協會及社區警察局,後事如何我不知道但他自始便不再虐狗了。

事後他一家與我們不再來往,相安無事半年…….

他建了一個狗屋似的籠關起了他生財的配種狗,吃喝拉睡全在裏面又少清潔臭氣直沖院子每個角落家中的窗戶亦因此不能開。好聲好氣講道理他及妻子不理我,我及其他鄰居便成日打去政府投訴,現今每個月兩次政府派人查他狗屋及牌照。

今日又有人查他們,男主人隔著圍欄問我有否舉報他向來不說謊的我便唯有直認。痛罵我一大輪什麼三字經也出來了,結尾恐嚇說以後你小心D我實搞你同你個仔架。

生人唔生膽的我怕他真的會欺負小鬼便打去了備案,誰知警察叔叔說他已有記錄,曾經在校園恐嚇小朋友現有禁制令不得入學校範圍。平時笑瞇瞇的兩女之父竟是蝦小朋友的人,老爺聽完說 – you and your big mouth,what we gonna do now?

撫心自問沒有理虧加上不能說謊,亦勸過他一次兩次無效後才舉報的,真的有錯嗎?

同心合力

坐唔定的我又有新搞作。

與街坊及學校裏的三五知己阿太阿媽搞了個海地慈善晚會。於二月十四日情人節農曆新年當日齊集愛心搞義賣,實行送暖於苦離的人們。

我呢負責整同賣野食,而家每日都係個廚房到起勢煮。有港式春卷餃子啦,仲有Ukranian的特色食品perogies,印度的butter chicken,泰國版的咖哩,晚會上更會供應其他各式各地食物。講真,從來都未試過整鬼死柑多野食。老爺呀小鬼同公公呢就日日扮老鼠走入廚房到偷食,笑死人。

而不幸被我拖落水的老友B媽,就負責幫同教一眾小朋友自家製紮染衫。希望於晚會前染好百多件衫,她家原本白雪雪的地磚變了五顏六色,一向整齊的家 亂七八糟有點世界大戰後的味道。我見到頭都大埋,當時人仲笑笑口地講無咩大不了。呵,還有一向都好喜歡傾呀講呀的E太被我指去整傳單,派去做宣傳。她說週圍講講到口水乾,下世 投胎要帶眼識人遠離我啊。

此次勞師動眾的義賣除了想籌款,其實還有一點私心。自製紮染衫義賣係小鬼想法,媽媽又豈可唔支持無錢就出力的仔仔。所以呢件事咪就越搞越大囉。

對與錯

A:「唉,我同老公又吵架,今個月都唔知第幾次啦。」

B:「有吵架都算叫有交流呀。我兩好相敬如冰,完全無說話想講。」

C:「嘿,兩公婆都唔開心有咩謂。學我地離婚啦,還對方自由。」

以上的對白我重重覆覆聽了N次,A、B、C三人都結了婚多年,有兒有女,但家庭一點也不幸福。

A與丈夫是一對標準怨偶,夫妻二人終日吵吵鬧鬧,恨對方入骨。

B與丈夫如同陌生人,女方常說二人愛情已死,無挽救餘地。

C與丈夫可謂一對璧人,只可惜貌合神離,各有所愛。

三對夫妻都嘗試過修補關係,可惜不成功。A因為怕捱苦所以不願離婚放棄目前擁有的司機傭人大屋。B有工作但為了小朋友有父有母有完整家庭夫婦二人決定維持這一段名存實亡的婚姻。C有高薪厚職,決心離婚過自己理想的生活。

我所指的對錯並非ABC的心態,並非離婚與否,而是怎樣才是真正對孩子好?

他們的孩子乃魔星同班同學,六歲大的小朋友。

好和味

今日我要去開會(話明係街方保長呀嘛)﹐所以要一早煮好晚餐*﹐臨時臨急煮d咩好呢?

懶人自有妙計﹐一於整煲和牛飯啦﹐快呀﹐唔駛半個鐘就搞掂。

煮法﹕

切好洋蔥、紅蘿蔔﹐爆香佢﹐跟手加入牛肉﹐調味後再將小量蔥花放面﹐煲一煲咁就食得。(臨食前可打隻蛋係上面﹐焗一陣)

*魔星抗議阿爸整嚟整去都係macoroni and che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