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奶一名-身處加國﹐身負重任﹐身兼數職

Posts tagged ‘阿B’

春暖洋溢

遍地積雪終於開始融化,晚飯後小鬼與爺爺在門外打street hockey,大好的太陽底下其實已經七點鐘。

心裏的懶蟲與冬天的blue亦一去無跡;家家戶戶的太太在springbreak期間最是忙,春天的大掃除及放假的小朋友。

爺孫倆玩得興高采烈,我呷著一口香濃奶茶,又自覺好幸福。

白色聖誕

小鬼給大家畫了幅新畫,祝願大家聖誕快樂。

耍寶二人組

早幾天放學後太凍沒能在外面瘋一下便起勢打搞想看一會書的我,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氣,你自己玩啦!」。

沒人理的小孩左找右找,在書房找到Van Gogh說真格的我從來也不知道他是否看得懂(不過自由無價,管他呢!)。跟手在大畫紙上畫呀畫,用垃圾袋鋪滿桌子再拿調色盤來玩。

三個小時之後爸爸回來同小朋友講好靚喎,仲有D似曾相識。

小鬼問你留意到呀?我睇完畫冊自己改版架!

懶醒爸爸大大聲,「哦!我知,Monet吖嘛!」

小鬼的那一句「氣呀」似到我十足十。

 

 

初生之犢不畏虎

昨天晚上爸爸與媽媽在捉棋,小鬼在旁看書突然爆出一連串笑聲。

把書捧到爸爸面前說「你話似邊個呀嗱?」

爸爸繼而狂笑兼大讚小鬼你聯想力真係好呀。

 

 

幼稚園

剛看完你寫孜孜的幼稚園,勾起了內心的一角從前上學的時光。

第一天,一眾平時大慨極忙的爸媽開著房車西裝骨骨的拖著幼兒排隊。老師校長站在校門一一歡迎和握小孩子的手,只有我像一舊飯死扯著爸的衫尾嚎哭。

老師也沒說別哭了的陳腔,溫柔地問帶爸爸去看小兔子可好?我們班房有兔子、鄰家班房有熱帶魚、中班有倉鼠、高班時有隻八哥,每天早上排隊說早安。

老師叫我們排排坐,聽故事書時幾十隻眼亮睛睛盯著那牛高馬大被女兒拖實的我爸。活動時間時爸被迫去做狐狸先生,然後教小朋友們鋪床睡午覺。

開學的第一天經已記不起和誰一起玩,睡在誰的旁邊,卻記得爸爸那天打一條粉紅色領帶本要去開會。

放學時早上扎的馬尾已扯掉,臉上沾滿了草莓醬,裙上一個個泥手印的我咧嘴一股腦兒笑著跑到爸爸背上。

之後天天如是跑笑叫跳唱歌玩遊戲,三年都沒有功課老師和藹親切如太陽一般明媚……

+++++++++++

幾廿年之後…….

一向緊張的我叫老爺一定要一齊送小鬼開學。七時正小鬼早餐未食牙未擦經已穿戴整齊坐在玄關等八點半出門口。

見到老師馬上站到直一直,鐘聲一響再見啦後便頭也不回走入校門。看到傻眼的我分離焦慮症又發作站在操場上涕淚縱橫,老爺忍不住說何其壯觀呀!

日復日小鬼都高高興興地講述在學校的「大」事,年復年媽媽都有幸在旁聽呀聽。

嘩鬼節日

Halloween 算不上節日卻是一眾小鬼最喜歡最期待的日子,有什麼比得上古怪打扮逐家逐戶鬼叫就有糖吃?

做好小鬼的服裝、買齊整兩打cupcake的材料,就是時候佈置一下前園及大門,是日勞作為:兩只怪手。

一對舊手套、一堆棉花及顏色筆,少爺又可自娛半個鐘。

同場加映懶媽逃避掃葉的妙法:

小鬼興高采烈將一地的落葉撿起作為南瓜袋裏的寶物,一共十二袋,換來悠閒的三刻鐘。

潔癖人

話說放學後:

「媽媽我要返屋企!」

咦,點解今日唔同D老友玩呢?

「唔玩呀,返屋企啦。」

唔,是否又被人調戲呢?來個旁敲側擊。

「你今日同邊個玩呀?玩左D咩呀?」

慢了幾十秒才答,靜到死那絕對。肯定。不是我孩子!

「返屋企先講啦。」

一入到街口小鬼便起勢跑回家連同B仔傾都懶究竟搞咩呢?

開了門聽到如黃河缺堤的水聲,原來呢有人忍尿忍了一整天。又好氣又笑你做咩唔去廁所呢大少?

「學校廁所又污糟又臭,唔想入行過都要掩鼻架!」

小學時我也是一模一樣,寧死不屈一定要忍到放學返屋企,最搞笑一次係忍無可忍之下打電話俾老豆扮病要他來提早接我。